欢迎来到澳门赌场赌玩法!网站地图  |  XML地图

大蒜之乡六成蒜商亏钱高价也难赚钱老蒜农迷茫

更新时间:2020-06-05 10:45
 

  一吨蒜赔3000元,在金乡蒜商王德福存蒜的第13个年头,在这个号称大蒜行情最好的年头,王德福没有分享到蒜市红利。按他的估计,如果蒜商都以现在的价格出售大蒜,那么至少有一半人要亏损。中国大蒜网预估约有60%左右的存储商处于亏损,而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的估计则更为悲观,80%以上的人会赔钱。

  在采访中,45岁的王德福语气平缓,话语里没有什么激动。而从他手机里,三轮车马达发动声和嘈杂的人语声显得格外清晰。在将手里的最后一批存蒜出手后,王德福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

  如此巨大的落差看似偶然,因为当初蒜价高涨理由如此充分:减产、种植成本增加、通胀隐忧,以至于有蒜商兴奋地喊出“2010年大蒜看(涨)到10元”的口号;却又必然,因为在蒜价一路涨至每斤7元的顶点之时,细心的人已经发现,这个价格上的成交量很小,是明显的“有价无市”。

  当太阳在星期五的早上冉冉升起,王德福已经退出金乡储蒜大军之列,蒜价涨跌起落已经与他无关,至少在明年收蒜之前是这样。如今的王德福不是蒜商,而是看客——尽管看客王德福并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份。

  在连续近两月的小幅下跌中,大蒜价格跌破5元关口。 十天前,金乡冷库6cm普通红蒜价格最低报价已经跌至4块9毛钱,质量略差的蒜已经跌到4块8,而在一个月前这种蒜的价格在5块8——6块2,最高时能达到6块5至7块。

  “一斤卖4块多钱,根本不赚钱”,王德福说。“但如果不卖,可能亏损更大。” 王德福坦言,每天看着蒜价下跌的心理压力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今年,王德福和伙伴存了40多吨蒜。在金乡,40吨蒜并不是一个大数字。尽管如此,蒜价每跌一毛钱,王德福就要损失(或者少赚)8000多元。“早上一睁眼,可能一万块钱就没了。”

  一度,下跌的蒜价让蒜商们举棋不定,有人认为现在是二次抄底的好时机,也有人认为大蒜价格已经进入下降通道,应该及早出手为妙。卖,还是不卖,成为很多蒜商急需面对的两难选择。

  然而,随着价格的一路下行,很多人开始选择“卖”。“少赚钱可以,但是赔钱不行”,王德福说。迫使王德福卖蒜的是成本压力。

  王德福的蒜是以每斤4块2到4块5的价格收购,蒜入库后冷库费约每斤1毛5,再加上人工费、搬运费、包装费,大蒜从入库到出库,每斤成本至少增加两三毛钱。这意味着如果按现在4块5到5块的价格出手,王德福很难保本。

  与此同时,市场行情也没有给王德福足够的信心支撑。11月下旬以来,金乡大蒜的交易情况并不是十分乐观。市场成交量并不大,整体价格一直小幅下跌。一直在降的蒜价让不少存储商再也坐不住了,个别存储商心理防线已近崩溃,他们只想尽快找到买家,将损失降到最低。蒜价每下跌一分都扣动着蒜商的心弦,都有人不得不出货逃离。而没有出手的蒜商,有不少是在咬牙坚持。

  王德福没有选择“坚持”,将蒜分两次出手,“一吨蒜赔将近3000块吧,今年算是白忙活了,赔了十几万,不过卖了也好,心里不遭罪了”。

  “另外一面”是蒜价大涨。事实上,去年的冬天,蒜价已经涨至4块左右。这种势头一直延续到今年6月中下旬新蒜的收购。刚开始的时候每斤大蒜价格在4块钱上下浮动,半个多月后,到了7月中上旬,白皮大蒜就涨到了每斤7块2,红皮大蒜每斤6块2。

  与现在担心赔钱,争相出货相仿,当时的行情可谓疯狂,很多蒜商担心收不到蒜,不顾大蒜的等级、质量,只要有蒜统统拿下。甚至有蒜商兴奋的喊出“2010年大蒜看(涨)到10元”的口号。如果线元,以五块、六块的高价收蒜自然不用担心,“一万变两万”会梦想成真。此后,虽然价格有所起伏,但在一片“欢欣鼓舞”的氛围中,持续的高价一直维持到10月。而进入10月,蒜价让囤货的蒜商们骑虎难下,“按照以往的经验判断,此时应该会小涨,一般不会跌,更不会跌这么厉害,现在这个情况确实没想到”。

  渐渐地,蒜商陷入两难境地,是选择继续囤积等待行情,还是出手赔得越少越好,成了最难做的选择题。对于很多蒜商来说,“暴富”已经是奢望,只要不赔本便念“阿弥陀佛”了。

  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以4.8元的销售价格计算,大约有近一半的蒜商在赔钱。杨坦言,7月底、8月初,农民手里的蒜基本上就都入库了,现在,农民手里根本就没有蒜,都在蒜商手里,这一轮降价,是对这些蒜商的考验。

  事实上,降价对蒜商的考验已经持续近两个月,只是如今蒜商们的神经更加紧绷。就在一个月前,记者采访时,很多蒜商还乐观的表示,虽然价格在下降,但若以当时的(一月前)价格出售,几乎没有赔钱的,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按照中国大蒜网预估约有60%左右的存储商处于亏损。而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的估计则更为悲观,80%以上的人会赔钱。

  经过近两个月的震荡,目前全国大蒜价格已经下跌较多,比最高时期下跌了2元左右。中国大蒜网的分析显示,目前全国大蒜库存量已经很少,只要存储商有序出库,价格能够稳定一段时间,国外订单就会增加,国内市场批发商也会进货,存储商损失就会有所减少。现在的存储商大部分是常年从事大蒜存储的存储商和今年第一年参加存蒜的蒜区百姓。大蒜价格再继续下跌是任何存储商都不愿意看到的。

  “这跟蒜农留蒜种有一定关系”,一位储蒜商说。“今年大蒜行市好,所有的蒜农都自留了蒜种。蒜农留蒜种有个习惯,是按袋留,一亩地通常留上几十袋。但种的时候是按瓣种。由于今年每头蒜的蒜瓣多,导致同样是几十袋蒜种,今年就比去年用的袋数少。在种完蒜之后,蒜农手里剩余的蒜种就低价进入了市场。”除了这个“偶然”的原因,有部分5月底6月初收的鲜蒜没有及时入库,已经开始长芽,这部分蒜已经不能作为出口之用,也开始流入市场。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储蒜商则表示,一些购蒜成本较低的储蒜商正在逐步撤出资金,一方面落袋为安,另一方面可转投其他领域。

  从6月价格一路上扬,7—10月达到顶峰,随即掉头向下,今年大蒜走势画出了一条倒V字形曲线。如果延续这种走势,蒜商恐都血本无归。不过,也有部分蒜商认为,目前蒜价已处底端,并且相对稳定,在这种情况下,国外订单会逐渐增加,势必会拉动蒜价回调。倒V字形走势有可能变成先涨后降再涨的N字形曲线。

  最近几天已经出现这种苗头。统计显示,昨日蒜价比上周五已经高出两三毛钱。“不过,这是需求拉动的上涨还是大户借以脱身制造的假象还很难说”,上述人士说。

  在蒜价达到历史新高的一年,存蒜却损失惨重,每当想到这个事,姜瑜(化名)脑子里一瞬间会涌出很多问号。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姜瑜常常被媒体采访。在很多人眼里,他是蒜市的行家,对蒜市分析透彻,以至于他的话常被人拿来当做买蒜卖蒜的参考。不过,姜瑜最近说话越来越谨慎,也越来越低调,更不愿接受媒体采访。在和记者将近一小时的长聊后,姜瑜没忘补充一句,“请不要提我的名字”。经历了今年蒜市起起落落的种种“怪”相,姜瑜坦言,自己有时候真的很迷茫。本版撰文 记者 任峰

  昨日,金乡6厘米冷藏市场蒜报价的最高报价回调至5块1,与上周五相比,每斤价格涨了3毛钱。很多蒜商为之欢欣鼓舞。当记者告诉姜瑜昨天的行情时,他犹豫了一会,咕哝出一句话,“这两天确实有小幅回调,可是在整个宏观调控物价的背景下,想大涨也不太可能。”停顿了下,姜瑜又说:“今年大蒜能涨到七八块钱,这很不正常,就像前几年蒜价几毛钱一斤一样不正常。”

  几个月前,姜瑜就已经觉察到这种“不正常”。“现在种一亩蒜的成本大约在3000元左右,今年农资、人工成本几乎都翻番上涨,一亩地的成本可能增加到4000元。按亩产一吨蒜计,蒜价每斤两块钱蒜农就可以收回本,再加上蒜农的合理利润、储蒜商的成本与合理利润,一斤蒜卖到4块钱左右是正常的”,姜瑜说。

  在他看来,接下来两次突发的价格上涨改变了大蒜的价格走势。姜瑜将其称之为“报复性”上涨。

  “去年,大蒜价格涨到4块,外界都说大蒜价格高,有人囤积居奇,有游资炒作。于是有关部门今年到金乡检查,可得出的结论是并不存在游资过度炒作。这个结论一出,市场报以热烈的反应,蒜商们认为政府今年不会打压蒜价,纷纷积极收蒜存蒜,原本两三块的蒜价一下子被拉升到四五块。这是第一次‘报复性’上涨。这次上涨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有关部门第二次到金乡考察,这期间金乡蒜价相对稳定。但第二次调查的结果仍然没有得出游资过度炒作的结论。这下子,市场反应更热情了,很多人开始大胆的高价进蒜,蒜价又噌噌噌一路上蹿至七八块,这是第二次‘报复性’上涨。”

  两轮跳跃性的价格上涨让姜瑜看的心惊肉跳。早在7月份,有媒体采访他的时候,他本想说,“大蒜几乎已经达到顶点,七八元的高价维持不了多久就会下跌。”然而,斟酌再三,姜瑜欲言又止。“这一年多来,省内省外的不少媒体采访过我,很多蒜商都关注我的言论。当时不敢说的原因是,不少人手里都是高价存的蒜,我要说下跌,他们非骂我不行。态度好一点会跟我说,‘你怎么能说这话呢,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能看着我们赔钱吗’。”

  “唉”,姜瑜叹了口气,“现在只有特别好的朋友问我,我才会跟他们说我的观点,并建议他们早点卖掉。其实我现在说这个话,也可能有人说我是‘事后诸葛亮’。”

  姜瑜坦言,在自己被媒体多次采访之后,不少人开始关注他的言论,自己也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因为有很多媒体要采访他,姜瑜的手机一天三块电池都不够用。无奈之下,姜瑜晚上只能将手机关机,以图晚上能睡个好觉。而到现在,除非比较熟悉的媒体,否则他都不愿接受采访。因为很多人以他的话作为投资依据,这让姜瑜非常头疼。“我现在不卖蒜,不存蒜,只是谈我的观点,而我的话也不可能改变市场格局。”

  姜瑜不愿再多发表看法的另一个原因是,今年蒜市的起起落落以及外界对大蒜的看法让他越来越看不懂。“我现在常常很迷茫,比如说人们一提大蒜动辄就说游资炒作、囤积居奇。但没人告诉我什么是游资、什么是囤积居奇。金乡蒜可能有上百亿的盘子,所谓几千万的游资进来根本不算钱。而存蒜是为了保鲜,也不能说是囤积居奇吧。”

  姜瑜“迷茫”的还有一个事,大蒜的存储量。“你问不同的人,可能会告诉你不同的存储量,想买蒜就夸大存量,以压低价格,想卖蒜的就说存量很少,以抬高价格。如果你想把金乡所有的库存都查一遍,我估计得10天时间。10天后,等你查完了,存量肯定已经又发生变化。”

  姜瑜说,和粮食、棉花不同,大蒜没有收储政策。姜瑜认为如果想避免大蒜这几年的大起大落,国家应该建立一种收蒜储蒜机制。姜瑜举例说,目前,很多存蒜商都是借钱收蒜,这一方面加大了收蒜的风险,无形中也增加了大蒜价格上涨的压力。对此,政府可以采用贴息、无息、低息贷款等方式帮助存储商存蒜。通过资金手段调控大蒜流通。如果市场上大蒜过多,政府可以用补贴等方式鼓励蒜商收蒜入库,避免价格大落。当市场大蒜不足,蒜价上涨压力过大时,可开库放蒜,增加流通量。

  最近几天,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打出了招聘公告,招聘国际贸易和财务人员,一方面是因为原有人员不适应现有工作形势,同时多少也与大蒜出口稳步回升有关。

  “从九月底开始,到现在,基本上每周会走一两个集装箱吧,主要出口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地区”,隋云玉说。在隋云玉看来,随着蒜价回落至一个稳定价位,国外订单会逐渐增加起来。而前段时间,持续的高蒜价,显然影响了国际市场的需求。

  “如果国内的蒜价格太高,而国外蒜又低于国内的价格,那人家肯定要选择价格更低的国家,不会再进你中国的蒜。”据隋云玉介绍,现在全世界除了中国之外,还有几个大蒜主产区,分别是阿根廷、智利、新西兰几个南半球的国家,而这些国家大蒜的出产季节是在冬季,与中国出产的季节正好相反,到时一旦中国的蒜价超过这些国家,出口数量就会大幅减少。“如果还是7、8块钱的话,上述国家的蒜下来以后,就会影响我们国家大蒜的出口”。

  而长期从事大蒜出口贸易的李双雷则举例子说,巴西是中国大蒜进口量非常大的一个国家,现在巴西从其邻邦国家阿根廷进口非常多的大蒜,而阿根廷大蒜无论是从关税上还是运费上都要低于中国大蒜,所以中国大蒜和阿根廷大蒜竞争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优势,现在国际上的销量也受到影响。

  统计显示,2010年7月份中国大蒜出口16.7万吨,8月份中国大蒜出口14.5万吨,9月份中国大蒜出口11万吨。到10月份,出口量才略有增加,微增至11.9万吨。

  虽然出口量在下降,但因为国内蒜价高涨,出口价格也水涨船高。一组数字或能说明问题。据海关统计,前7个月山东口岸出口大蒜及制品66.3万吨,比去年同期下降20.6%;而价值却达到9.9亿美元,增长1.6倍;出口均价1495美元/吨,增长2.2倍。

  出口价格的适度提升,对出口商来说是件好事。金乡县大蒜现货交易大厅提供的数据分析显示,近些年来,中国出产的大蒜价格一直在1块钱人民币左右震荡,甚至还在2008年时卖到了几分钱。而与此同时国际市场价格则在1美元左右,中国出产的大蒜价格长期以来低于国际市场的价格。这被很多人认为是大蒜价格应该上涨的重要理由。

  “最近的出口价在每吨1700美元——1900美元之间,高于去年。现在大蒜出口高峰还没到来,一般要等到圣诞节之后,假如那时候仍维持较高价格,那么今年出口大蒜会赢利”,隋云玉说。

  “同行不同命”。高企的大蒜价格对蒜农来说是好事,但对大蒜加工企业来说则意味着加工成本的迅速飙升。

  “我们现在已经很少加工大蒜了”,“价格太高”,“走不出货”……日前,济宁嘉璐食品有限公司田经理对记者说。嘉璐食品有限公司是济宁市一家蔬菜水果专业生产商和出口商,主要加工大蒜、姜、苹果、梨等蔬菜水果。不过现在看来,大蒜加工这块业务已经“空有其名”。

  据田介绍,如果大蒜产品出口价格能够相应提高,那么加工大蒜或许还有利可图,但实际上能接受高价格的买家并不多。“除非你有很强的定价能力,否则下游买家是不会为你提高的成本买单的。”所以,嘉璐食品现在加工的大蒜已经很少,少的连田经理自己都懒的统计。

  在兖州大蒜技术开发协会会长蒋宁俊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今年大蒜价格一直很高,现在虽然有所回落,但收购价仍然在5元左右。以这个价格加工大蒜,企业产品肯定卖不出去。”按照蒋的说法,不只是小加工企业,全国几百家稍有规模的大蒜加工企业基本都已经停产。

  蒋宁俊告诉记者,国内大蒜加工产品基本一半出口,一半内销,目前两个市场都不好做。小加工企业很少接到订单,而大加工企业往往在完成前期接到的订单后,也不愿意再接新的订单。对于大蒜加工企业来说,2010年不是个“好年景”。值得关注的是,在2008年大蒜价格跌到最低谷之时,不少大蒜加工企业纷纷增加大蒜加工量。“这部分产品到现在都还没卖完,所以即使大蒜价格没有现在这样高,企业也未必会加工大蒜”,蒋宁俊如是说。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三年前加工的蒜片的价格也出现了暴跌。“07年、08年的蒜片价格每吨最高可达17000多元,而现在只有9000元至11000多元”,金乡县丰盛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隋云玉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如果新加工蒜片,每吨价格大约在17000元左右。与陈年蒜片相比,根本没有价格优势。所以,金乡当地很多蒜片加工企业今年根本就没有加工蒜片,有的企业改为主要加工洋葱或胡萝卜丝,有的干脆停产。

  “总体上看,高蒜价对加工企业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如果企业对大蒜行情把握的好,未尝不能借机盈利。这跟储蒜是一个道理,即使像今年这么好的行情,也是有人赔钱有人赚钱。关键是对市场信息的把握和分析,并且能做出准确预判。”

 网站地图